院子的作文(共7篇)

日期:2018-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院子我去过许多名胜古迹,甚至国门都出过,但最爱的风景是我家楼下的院子。曾几何时,在那夏日,看到邻院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绿叶在随风跳舞,花朵轻吐芬芳,我被震撼了。但是,当我怀着那种满足与陶醉的心情漫步于自家院中,仿佛有什么在说话。它问:“花儿开在面前,你看见了吗?”我幡然醒悟。于是,放大了我全部感知,眼睛看到了花朵欲开还合的独一抹娇羞,叶子虽浅却亮的绿色在我面前摇晃—它们在嚷嚷:“看,我最漂亮!”鼻子嗅到了一种独特的香,有丁香花和许多花的香。其中一种是香水花呢。这时又回忆起小时候在草坪上玩耍,折下一支小白花,用鼻子闻了闻,好香!我便在心中唤它做香水花。闻够了,把它插进蚂蚁的洞穴口,一只蚂蚁便顺着花梗爬到花上。对于那时的我,那是多么有趣啊!我认为那花与那院子都是极具魅力的了。但它并不是只在夏天才有美丽。春天,乍暖还寒的时候,到处可见青黄的小草,怯生生地探出头,头上还顶着点儿雪花,可爱极了。我对每一颗小草说:“你好吗,冬天冷不冷啊?”仿佛它们听懂了似的,一阵微风吹来,小草频频点头,头上的冬帽—雪花也掉了下来,春天来了呢。任凭风将雪粒送到我的脸上、身上,我依然傻傻地看着,看着。它们一定,很爱春天吧。爱她的可爱、迷人,爱她的慈祥,温和。我的院子,一定也这样想啊。我们都爱着春天呢,它说。秋天,尤其在初秋,叶子掉落下来,翻飞着,好像蝴蝶!我还是傻傻的,站在树下,抬头仰望灰色的天空。书上说,落叶到了根附近的土壤中腐烂成土和肥料,帮助大树生长啦。但是我偏不信。我一直认为,叶子掉下来,是到地下睡觉去了吧。它们在树下陪伴着树,一直到春天的来临呢。这时樱桃树也结了小小的红樱桃,好可爱!随风摇啊摇,仿佛说,快把我摘下来吧,我很甜的!我的院子,也很开心吧,毕竟是自己养活的树木结了果子啊。冬天,终于到了冬天,院子沉默了。雪落在每个角落,给我的院子盖上了厚厚的棉被,好白,好干净呀。早晨早早出来了,看到地上的雪,心里真矛盾。踩一脚吧,在平整干净洁白无瑕的雪地上印一个自己的痕迹,好像不错呀。但是,院子在休息呢,踩到它的棉被多不好。真是让人头痛的选择呀。但是,院子总是最好的,它宽容地让每个人踩过它的棉被,踏在它的身上,打扰它清静的睡眠,从没有一句怨言。可是,没人对它说谢谢呀。我问院子:“你不生气吗?”它没有回答我,原来是睡着了。我的院子多么宽容大度啊,如果是我,一定会生气的。你说呢?现在,冬天到了,我的院子又开始沉默着啦。嘘,不要告诉别人,我每天对它道早安的事情哦,这可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呢。通化市第十三中学七年九班

院子哲学

一样的院子,不一样的生活-----提记

“啪啪啪、、、、、、”我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在上学的路上,阳光洒满了整条小路,在上面面尽情的舞动,我的心,也跟着欢跃起来。

突然,我的脚步停止了。因为我被一个漂亮的小院子深深的吸引了。你瞧:那布满嫩叶的葡萄架上结满了碧玉般的晶莹剔透的葡萄;那墨绿的叶子上的绣球花仿佛是拖着个圆圆脸蛋泛着红光的小姑娘的脸,真可爱;那一串串红艳的一串红娇艳动人,仿佛是天上炫烂的礼花,尽情绽放着;还有那棵美丽槐树上一簇簇散发着清新恬雅的香味的花儿,令人陶醉;那满池的人清水,哗哗的流水声令我舒畅。其实,令我赞美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圆主人那一颗无私的心。你看,每个植物上都有着一个精致的小牌子,上面写着植物的名字。很命显,这些牌子并不是主人自己看的,而是给经过的路人看的。我常常看到院子外的草地上有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小学生围在一起聊着天,赏着着院,和院子里照料花儿的老爷爷打成一片,我总会看到那位老爷爷露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容,年轻了不少。

继续走着,我又在一家院子外停下了脚步。奇怪,这家人的院子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而且我从未听到过这个院子中传出过笑声,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想到这,我不禁走上前去,从那蓝色塑料版上的小洞望了过去:哇塞,这里面真美!!一朵朵怒放的玫瑰争奇斗艳,一枝枝洁白高雅的百合传来淡淡清香,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来的奇花异草,为何不与大家一起分享呢??我正纳闷呢,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公呀,你改天抽个空,把那塑料隔板上的洞给补上吧,免得让那些过路的人看到了。我们才不会像邻居那个傻老头那样,有什么东西都跟大家一起看。我们这些宝贝花草,可不能随便给人看的。”听了这句话,我看了看那满院子的花草,但总觉得少了很多东西,是什么呢?

依旧走在路上,心清却是那般沉重、、、、、、

院子哲学

一样的院子,不一样的生活-----提记

“啪啪啪、、、、、、”我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在上学的路上,阳光洒满了整条小路,在上面面尽情的舞动,我的心,也跟着欢跃起来。

突然,我的脚步停止了。因为我被一个漂亮的小院子深深的吸引了。你瞧:那布满嫩叶的葡萄架上结满了碧玉般的晶莹剔透的葡萄;那墨绿的叶子上的绣球花仿佛是拖着个圆圆脸蛋泛着红光的小姑娘的脸,真可爱;那一串串红艳的一串红娇艳动人,仿佛是天上炫烂的礼花,尽情绽放着;还有那棵美丽槐树上一簇簇散发着清新恬雅的香味的花儿,令人陶醉;那满池的人清水,哗哗的流水声令我舒畅。其实,令我赞美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圆主人那一颗无私的心。你看,每个植物上都有着一个精致的小牌子,上面写着植物的名字。很命显,这些牌子并不是主人自己看的,而是给经过的路人看的。我常常看到院子外的草地上有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小学生围在一起聊着天,赏着着院,和院子里照料花儿的老爷爷打成一片,我总会看到那位老爷爷露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容,年轻了不少。

继续走着,我又在一家院子外停下了脚步。奇怪,这家人的院子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而且我从未听到过这个院子中传出过笑声,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想到这,我不禁走上前去,从那蓝色塑料版上的小洞望了过去:哇塞,这里面真美!!一朵朵怒放的玫瑰争奇斗艳,一枝枝洁白高雅的百合传来淡淡清香,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来的奇花异草,为何不与大家一起分享呢??我正纳闷呢,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公呀,你改天抽个空,把那塑料隔板上的洞给补上吧,免得让那些过路的人看到了。我们才不会像邻居那个傻老头那样,有什么东西都跟大家一起看。我们这些宝贝花草,可不能随便给人看的。”听了这句话,我看了看那满院子的花草,但总觉得少了很多东西,是什么呢?

依旧走在路上,心清却是那般沉重、、、、、、

小院子

我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子——类似北京四合院那种。

在大门上,挂着我的姓氏。走进去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花圃里种着我最喜欢的芍药花和各种各样的小盆栽。正前方是大堂,虽是鲜明的橙色。却处处透露出现代静谧。

左边则是厨房。烧菜的地方也得有情调。所以采用酒红色为主(主要因为颜色深,不容易脏),是酒吧风格的。

而下边是我的卧室,薰衣草般的氛围,很柔和。决不会被外界打扰。

最右边便是我的书房了,里面摆满了红木家具、饰品。还有两个小间。一个是虽小,但充满电子活力的游戏房。还有一间……则是洒满芍药的水晶浴缸。我想象着我在浴缸里,边泡,边品尝上等的红酒。而我精心喂养的芍药则把小院子和我打扮得喷香……

上海市民办杨浦凯慧初级中学六年级:孙梦琪

我家的院子

我家的院子既干净整洁又无比美丽。

我们一帮小朋友每天都在院子里打滚、捉蜻蜓、拣石头。这些都离不开打扫卫生的妈妈的功劳。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很美丽,与其他院子不同的地方是我们院子里有梨树、桃树、无花果树、樱桃树、葡萄。到了春天,这些果树都开花了,把院子装扮的漂漂亮亮的。而到了夏天,这些树都结了果实,这些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果子,又给院子增添了美丽。这时候,院子就是我们小朋友的快乐天地。一有空就爬到树上摘果子。在摘果子的时候,可热闹呢,大哥哥,小弟弟,小妹妹都爬上树去摘果子。欢快的笑声在院子里回荡。

这个院子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许多快乐,我爱我家的院子。更爱栽果树的人们。

外婆家的院子

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外婆家的院子座落在郊区,在那里,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

走进院子,到处弥漫着绿的韵味,你会感到连空气之中都荡漾着绿的波纹,空气中也流淌着绿的气息。抬头一看,一个被葡萄叶缠满的铁架子遮挡住了看蓝天的视野。偶尔会有一丝蓝天,一束阳光拼命地往下蹿,给架子下的石头滩子织下了奇形怪状的图案,可在你欣赏这些“图案”的时候,那被风吹着的,调皮的葡萄叶又会把那些“金毛线”归为己有,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葡萄架上面还挂着许多串绿得透明的酸葡萄。每当我辛辛苦苦爬梯子摘下葡萄的时候吃到的总是酸葡萄。葡萄架的下面吊着一个外婆自制的秋千,虽然不很精致,但却是我和表弟童年时代最喜欢去的地方。?

外婆家的门口有一级台阶,外公常常站在那儿。那时,每当我和表弟从幼儿园回到家的时候,慈祥的外公总会站在台阶上,手上拿着两瓶酸奶,望着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们,慈爱地笑着,把酸奶放到我们手里,望着我们,脸上挂上了高兴的神色。然后拉着我们的手来到了秋千旁,把我们抱上了秋千,双手摇秋千。外公总是哼着同一首童谣:“摇呀摇,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摇呀摇,就在这秋千上,度过了我愉快的童年,摇出了我童年的梦想。有时,秋千会被微风吹得轻轻地摇荡,时不时会有一两只小鸟停在秋千上,好像也在荡秋千呢!葡萄架旁有一条长石凳,由于长期放在这里,上面已经有很多道裂纹。一棵三角梅树站在葡萄架的左侧,上面点缀着粉红的三角梅。一群“不速之客”--蜜蜂被玫瑰小姐的清雅的淡香引来了,它们正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甘露。

雨过天晴,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雨露顺着葡萄叶的轮廓往下滴,像断了线的珠子。石头滩子上的石头经过雨水的冲洗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可爱。一条条光溜溜的蚯蚓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它们探着脑袋,在泥土上钻来钻去这时,调皮的我会溜进外婆的厨房取出那把旧得生锈的铁锄头(其实应该说是我的心肝宝贝)来到院子的一块泥地上挖蚯蚓。我双手举起锄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挖,把一块大土块翻了起来,出现了几条蚯蚓。我兴致勃勃地捉了起来,每当我发现一条较长的蚯蚓时,用手一抓,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原来,蚯蚓的尾巴断了一截(在我心目中它是残疾的),但也抓到了一些好的健康的蚯蚓,当时的我高兴极了。这时,外婆会出现在家门前,一副生气样,对我嚷道:“这么大了,还玩这种脏东西,还把这么好的一块地翻成这个样子。”我会把我的这些“劳动成果”装进一个烂木盒子里,给外公钓鱼用。外公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满手是泥巴的我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钓鱼时用璇璇挖的蚯蚓,鱼一定会上钩!”说完便转过身来,对外婆说:“她这样做是爱劳动,你不应该批评她。”外婆反驳道:“你这个老鱼翁,原来是你带坏她的,你们是同伙人!”说完,外婆外公笑了,我也笑了。

夕阳西下,我拉着表弟的手,来到了一堵矮墙旁。我们慢吞吞地爬上只有0.8米高的矮墙,手里拽着几根“酸咪咪”草,嘴里咬着一条马尾巴草,婆婆只要一看见我们这一身打扮,准会骂我们是两个“野猴子”,但外公却不介意。我们开始斗“酸咪咪”,一般我赢得较多,因为我很有经验。这时,外公拿着一本地图册来到矮墙边,戴着老花镜,脸几乎贴着书本,慢慢地阅读,很显然没发现我们。表弟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外公脱下老花镜,眼睛眯成了缝说:“哦,真乖。”这时,西边的太阳正像守财奴似的藏起他最后的金子。

夜晚,外婆家的院子里飘荡着一种清香,那是夜来香的杰作。我常常在伴着月光的晚上静静地坐在院子里,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中,那香味迷漫在整个院子的空气中,还掺杂着泥土的清香。一棵老桉树站在我身旁,晚风吹动着桉树的叶子,发出啪啪声。月光好像一把银白色的梳子,轻轻梳动着桉树的“头发”。蟋蟀哥儿们正演奏着一首优美的小夜曲。淘气的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有时还会故意和我玩捉谜藏游戏,但月亮没我聪明,他总是躲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桉树后面,老桉树好像是月亮的保护神,总是护着她,不过我总能找到她。在三角梅树的树底下偶尔会传出几声“喵喵”的声音,那是几只野猫的叫声。一只老鼠蹿了出来,紧接着后面跟着一只猫,那老鼠速度极快,从石凳下迅速蹿过去,猫也不甘示弱。最终,老鼠被逮住了。猫把老鼠刁进洞里,和儿女们享用这美味佳肴。正因为有了猫,外婆家总没有老鼠。

许多年过去了,院子还是那么自然、那么古朴端庄。我的童年是在这座院子里

我家的院子

我家的院子

我家有一个美丽的院子,那里是四季的舞台。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春天,在院子的左边,桃花露出了小脸蛋,香了整个院子,连蝴蝶蜜蜂都挡不住香的诱惑,在桃花丛里飞来飞去。月季像一位女孩一样,婀娜的身姿在春风中摇放。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夏天,在院子的右边,池塘的荷花引来了可爱的蜻蜓,那形态各异的荷花的颜色,是多么的柔和,白色的边框加上清谈的粉色,在烈日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出重。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秋天,在院子的前面,葡萄紫的跟紫气球一样,可爱极了;苹果也红的跟娃娃的脸一样,有趣极了。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就是冬天的冬天的梅花,和松、竹并称“岁寒三友”,它们不畏严寒,可像是冬天的贵族呀!

啊!我爱四季的院子。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