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作文(共8篇)

日期:2018-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每次一个屋檐的倒下另一个屋檐总会送来温暖每次一只手臂的放下另一只手臂总会轻托起他每当灾难来到磨难使我们更加坚强每当生命如花留下的生命更加勇敢请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手拉手一起走请把悲伤全抛在你脑后微笑着向前走原谅无情的灾难使我们更宽容你手放在我手上我们是一家人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五千年的分别割不断我们的血肉三万里的黄河挡不了我们的亲情告别那难熬的痛迎来那五彩的虹

鱼游到我手上

我在梦中熟睡着,突然一阵吵闹声把我惊醒。我揉了揉眼睛,睁开眼一看,只见鱼儿用尾巴疯狂的敲击着水面,立刻,水面上浮现出SOS的求救信号。它们不停的张着嘴呼唤着:“没有氧气了,快给我们换水吧!”

我急忙冲下床,跑到厕所,端了一盆清水,放在鱼缸前。我慢慢的把手伸进鱼缸,轻轻地对它说:“乖乖,快到我手上来,我把你放进清水里”。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慢慢地游进我的掌心,我轻轻的一捞,它就乖乖的躺在我手上,就像躺在水草上一样,舒服极了。

我正要倒掉脏水,只听见鱼缸里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原来泥鳅还在水里到处乱窜。我伸手去抓,可怎么也抓不到,急得我抓耳挠腮。突然,我眼前一亮,昨天动画片中的猫使劲搅浑了水,把藏在水中的老鼠搅得晕头转向,东倒西歪,结果被猫抓住。于是,我把手伸进水里,飞快地搅动,只见平静的水面立刻变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海,水撞击在鱼缸壁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海水撞击在岩石上。泥鳅可没见过这么大的风浪,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水里转来转去,不一会儿,像喝醉了酒一样,东碰西撞,一不小心,一头扎进了我的手里,它就这样束手就擒了。

鱼儿就这样游到了我的手上。

想清楚再来牵我手

我求求你想清楚了再来 牵我手

凭一时冲动 那样谁都不会好受

我只想说对你 拿不出爱的理由

请你趁早换下我 彼此都会好过

我求求你想清楚了再来 牵我手

不要太怨恨 我现在只想单身过

我也不想再说 你爱我确是个错

再不连朋友都做不成 才叫难过

当我终于在短信里说 我受够你了

你明白吗 为何嘴总是这么甜呢

其实我很明白

你还没想清楚就错爱上了我

何必 又何必 真的何必这样呢

好像那天晚上你也和我一道失眠了

不想接你电话你就一个劲 发短信

没来得及读完泪水就模糊了我眼睛

我忧心忡忡却又的确因你而被感动

你明白吗 我实在不值得你来关心

请你收回成命 删掉写给你的短信

因为我比你更相信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 所谓的爱情

你说想在不久的将来 牵我的手

劝你想清

不要任这纯洁的友谊

瞬息之间 化为灰烬

我求求你想清楚了再来 牵我手

凭一时冲动 那样谁都不会好受

我只想说对你 拿不出爱的理由

请你趁早换下我 彼此都会好过

我求求你想清楚了再来 牵我手

不要太怨恨 我现在只想单身过

我也不想再说 你爱我确是个错

再不连朋友都做不成 才叫难过

曾经牵着我手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让她狠狠牵着我的手,不离不弃。

——自话自说。

}幸福的开始总是很美{

女子拔河比赛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和音子还是没有很坚强,没有把泪给忍住。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涌向音子,嘘寒问暖的。毕竟音子是前锋,脚丫都给磨损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痛着。于是,我被迫挤在人群外,还是默默含着自己原本愉悦的泪,或许,愉悦的泪也就一点点被所谓的委屈掠夺了。其实,我很悲哀的期待会有谁可以问我一下,是否哪里也受伤了。我也希望能有个人能好好的珍惜我一下呀。没有,没有知道我受伤了。就算,我想很真诚的对音子说,音子,还好么。我们胜利了。可是,谁都知道是徒劳的。

“音子很好就好了,我无所谓了。”我知道音子很怕痛的。

意识告诉我,转身离开吧!我似乎还期待什么的。

转身。离开。

戏剧性的发生了,谁牵起了我的手,我知道音子害怕我孤零零的。我知道那一定是音子的手。我知道一定是音子甩开了那时候抚摸她双手的手,然后用义无反顾的双眼寻找我的背影,直到她可以狠狠牵着我的手。我也知道音子是很懂得爱护人,甚至是任何人。但依然我哭得更狠了,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欣慰,那一刻很复杂,以至于记忆也很模糊。

“然,我们回去吃饭吧!”音子忍痛,挤了个笑给我,让我别担心的。

傍晚的阳光总是很温和,绝不会那么狂热,浅浅附着,就让我心头很感动,甚至可以落泪。现在也是傍晚么,怎么一寸寸幸福的阳光潜入我的体内,直达我愚蠢的心。已经落泪不堪了,是幸福,或者还是有着悲哀的呢?

}原来也很错乱{

音子牵着我的左手,我牵着音子的右手,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姿态。记得有一会,音子试着牵我的右手,我试着牵音子的左手,原来不可以,这种习惯,这种姿态都不适合我们。就像鱼离开了水,就会死亡了。但水离开鱼,也只是安静了点。

音子太安静太安静了,我太疯狂太疯狂了,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在一起,结果,久了一定会知道莫名其妙的,也一定知道是错了的,不是么?慢慢的,或许是在保护刚刚要萌芽的友谊,音子学会喧哗了,我也伪装了自己原来得意的狂热了。我和音子都不觉得累的,只因为是刚刚上的战场,谁都不会妥协的,不会认输。

我可以很矫情对音子说,音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甚至下一辈子。音子笑了,是笑我傻还是笑不可能,或许也就笑对了。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说吧。有什么就说吧,别放在心里了。说了,你1/2悲伤,我也1/2悲伤,大家都快乐点。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笑得很开心哟,那就好了,但也别把自己搞垮了,我也不想,不是么?

记得音子对我说过,然,你累了吧,靠我肩吧。我知道你累了,闭上眼,睡着了。就会好的了。

……

音子对我很好很好,就像对音子自己好一样,即使她说不是,但在我眼里的答案是肯定的。我给音子却是屈指可数,可音子说我给她的很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是么,还是她骗我的。

}结果不怎么悲惨,或许我们料及{

晚自修,我依然想在她洁白的脸上凝望,想自己某事。却找不到什么结果。音子狠狠对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喜欢了。我不是我了。

嗯,以前她叫不是先叫“你”的,是先叫“然”的。音子的温暖我是找不到了,想不到的是,她告诉我了,难道音子不知道我可以料及?

我们之间,音子和我两个极端的人,不小心撞到,就像平行线不小心交错了,又恢复平行,也仅此而已。

}余剩我回忆{

回忆,也只能是回忆了。

我寂寞,音子给过我拥抱。我累了,音子给过我肩膀。我悲伤,音子给过我1/2的快乐。

轻轻唱着《小情歌》,默默为音子祝福,谢谢音子。

曾经很美,就像我深爱的深绿一样美。

我的手啊

说起我的手啊,样子和大小都和别人的一样就是太坚硬了.

有一次,我们在学校踢足球,由我来当守门员.开场没多久,对方就获得一个前场任意球机会,全队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对方的前锋一开球,我凭着自己多年的守门经验判断对了球的方向,“飞”了过去,用双手一挡,球从我手上弹出后,只听“轰”的一声,开始我以为谁在放大响炮,把我们吓蒙了,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可是等我们大家反应过来后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球已经暴了。再看我的手,安然无恙。最后我还是赔了人家一个新的球。这就是因为我的手硬招来的祸。

你们别以为我的手只给我招来祸,我的这双“硬大手”还曾得过政府部门的奖励。那是去年的国庆节,我和爸爸妈妈、他们的同事一起要去玩。车开到半路,塞车了。我跑到前面出事的地方,一看,原来是昨天晚上下雨,造成一块很大的石头从山上划落到了公路上,只有一个办法:把一个可以呈的起这块石头的东西压在下面,他们再用工具把石头弄到金沙江里去。我听后想到我的手正好可以当石头地下的那个东西,我立即去给工作人员说了,他们让我试一试。我为了不使众多司机的时间被浪费;不使经济损失;不使交通受阻。拼了!我把手放在石头下,别人把石头推到我的手上,用工具把石头推下江。终于通车了,我在回车的时候,那些司机全都在谢谢我,电视台的记者也来采访我。我成为一时的“名人”了。后来,政府工作人员还来我家为我送奖品、送一点慰问金。我那是想:有这么硬的手真好,羡慕死他们。

我的这双手既给我带来祸也给我带来奖励,我真喜欢这双手。

伸出我的手

我们的地球正无时无刻受着污染,一旦污染严重就会有难以想象的后果,所以现在人类正想尽办法减少污染,大家开始提倡环保,我们要为保护地球尽一份力量,我也要伸出我的手保护地球.

地球主要受到了三种污染:水污染,空气污染和环境污染.水污染是由于人类将污水排放入清澈的河水中或者扔垃圾到河里使水变黑发臭,这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和健康,我们必须停止这一错误的行为,而空气污染也是因为排放了有害到空气中形成的。但三种污染中我们只要随意一伸手就能减少污染的,还是环境污染。

现在我们的科技越来越发达,物质既丰富又好,但东西使用之后会留下很多垃圾,有些人因为贪图省力会把垃圾随手一扔,但这一个很顺手的动作却能带来严重的危害。一个人扔了一个垃圾,然而一百个人就能扔一百个垃圾,这样持续,垃圾会多得可怕,虽然有清扫垃圾的工作人员,但扔垃圾总没有处理垃圾来得快。只要我们管住自己的手,不去扔垃圾,而是把之前别人扔的垃圾捡起扔进垃圾箱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我平时也经常提醒自己要保护环境,在路上看到垃圾就捡起它,把它扔进最近的垃圾箱内。如果我手中有垃圾,我会第一时间扔进垃圾箱,不会随手一扔。在家中,我们的生活垃圾会把垃圾箱塞满时,一起扔到小区中的大型分类垃圾箱,从不为了不出门直接从窗户扔出去,这是很危险的,砸到人的话可能会很危险,这种伸出手的方法是十分不对的,如果你看到身边有这么做的人应该马上劝阻,不让悲剧发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用完没电了的旧电池不能扔进邻居箱,旧电池带有毒,乱扔会对环境造成非常大的危害,我平时会伸出我的手把家中的旧电池放入一个小纸箱中,收集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再扔到专门收集旧电池的大箱子中,负责人员会将它们送出去出来4,这样才能保证环境的安全。

我伸出了我的手,为环境保护献出了自己的力量,而你们也能和我一样伸出自己的手减少垃圾,让地球永远美丽。请一起铭记,绿色在我心中,伸出我的手,拯救绿色家园吧!

我是升旗手

星期一,我早早的起了床,心田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妈妈凝问的问:“为什么那么高兴”。我兴奋的说:今天我是升旗手,因为我在学习上有很大的进步,所以选择了我;妈妈点了点头。 我来到了学校的国旗下,全体队员肃立在操场上,这时国歌开始播放了,鲜红的国旗从我手中缓缓地升起,慢慢拉着绳子,慢慢地放开,红旗升得越来越高,下面的同学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向国旗至以崇高的敬礼,在暸亮的国歌声中,我仰着头凝望着迎风飘动的红旗眼前展示一幕幕曾经捍卫红旗的壮烈的场面。另我想起了以前,这红旗就是战士们用血肉之躯换来,是他们赶跑敌人,他们带着武器和敌人批拼杀,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南昌起义的红旗、井岗山上革命根据地的红旗,红军长征胜利达到延安的红旗,新中国诞生时天安门前的红旗。。。。。。瞬间我沉浸于红旗海洋里了。在这顺刻间我遐想着:我即将结束五年的小学生生涯。进入新的旅程牌,相信我在深造学习中将似升旗手的荣誉,去拼搏、去努力、去进步、去奋斗吧!

我的手

我的手

我的手,很粗糙,虽然手指头很长,却不纤细,粗得像一节5号电池。手掌

也很宽,很厚,很肥``````

我的手指甲非常短,那是我用嘴咬的,而且每个手指上都会有碎皮翻着或是

有血泡,有人看了会说:“这样的一双手能干嘛?”可我就是因为有了这双手,

才能用小提琴拉出那样优美的琴声。

关于我的双手还有着一个有趣的故事呢!

上次寒假里,妈妈给我报名参加了一个特长生的比赛,我报的是小提琴。从

报名那天开始,我就在家里刻苦地练习,原来不经常拉小提琴的我,这几天都在

不停地拉,我的手指头开始疼了,可我仍然坚持都练习,不久,我的手指头生出

了老茧。比赛的那一天到了,我梳妆打扮完后,便准备比赛了临上场时,我的心

对手指说:“手指呀手指,千万不能按错呀,按错了就得不了第一了。”我的手仿

佛在回答:“拿不了第一也没关系,因为我们已经努力了,

但我会尽量为你争光的。”听到这里,我不好意思了,因为我的心里只想拿第一

名。

正式开始了,我放松地拉着。

在舞台上,手也配合得很好,原来爱拉黄的音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比赛下来,当然不用说,肯定还有比我拉得更好的人了。但,我居然得了银

奖,第二名。我高兴极了,这是我首次登上领奖台。

我的手,拉出了优美的小提琴音,写出了漂亮的字``````每个人的手都有用。

我的手,虽然外形不是很好看,但我爱它。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