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作文(共6篇)

日期:2018-09-1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大海的深处

游着一只寂寞的鱼

它将悲伤藏进心底

强忍着泪,微笑

一天的一天

深海鱼哭了

没有谁看见,深海鱼活在深深的海底

没有谁看见,深海鱼的泪

随着风,消逝在深蓝之中

有人说,深海鱼不会哭

它的泪,在很久以前

就已经流干了

有人说,深海鱼不会哭

它不知道悲伤,不知道忧愁

一年的一年

深海鱼看见了自己的眼泪

突然间,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

浮现在脑海中,历历在目

这么多年,无论怎样心酸,怎样寂寞

都没有哭过的它

却掉下了眼泪

深海学院1

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林木白大概是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学校,所以,无论之前怎样的毫无畏惧、我行我素,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他还是缩了缩脖子。在父亲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那扇高且宽大、厚实而毫无缝隙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似乎是故意的,绵密而强劲的风,从深邃的甬道中吹了出来,透过车窗,将他一头的热汗,吹得冰凉刺骨。

“您是林先生吧?”一个和蔼的中年女人站在门旁,微微躬着身子礼貌地向林父询问。

“是的。”林父赶忙钻出了车子,“您是张校长吧?”

林木白根本没有心思听父亲和那个张校长客气的寒暄,他斜靠在车座位上,漫无目的地向外观望着。

深海学院,果然很像它的名字。

它很大,如同无边无际的大海。单单说面前这条甬道,几乎看不到头。而在这条走廊两旁,没有一幢建筑物,除了哨兵一般的树木,便是树木身后的高墙了。说高墙,那绝对不夸张,因为连林木白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都要努力扬起脑袋,才能看到墙头的铁丝网。

林木白小声嘀咕道:“这到底是学校还是监狱啊!”

在林木白如同倒时差一般,竭力适应着这个陌生的学校时,张校长已经上了车。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后,便指引着父亲一直向前开去。

张校长一边指手画脚地谈论着深海学院的历史和成绩,一边向林父打着包票:“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您儿子在我们学校,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孩子的,您也知道,我们深海学院的名声绝不虚假……”

林父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说:“是啊,我也是听说后,慕名而来的。”

车子在两人的谈话中,穿梭在狭长的林荫甬道上,很快,面前又出现了一扇大门,依旧是厚实且毫无缝隙,道路两旁依旧是哨兵般的树木和高高的围墙,这让林木白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了一个火坑,他不由地后悔起来,后悔答应父亲转进这间该死的深海学院。其实,对于他来说,转不转学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这是父亲的命令,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要怪,就得怪那个多嘴的阿姨。

林木白在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便离他而去了。父亲一直经营着一间大公司,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只是一阵来去匆忙的风,很多时候,他早晨刚起,父亲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睡着后,父亲才刚刚回来。

虽然,家境非常优越,可没有父母关爱的林木白,变得越来越叛逆。

上初中的时候,林木白曾经因为多次违纪,而被学校一再警告。刚开始,父亲还会苦口婆心地劝告他,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恶劣行为,终于让父亲愤怒了。父亲决定,把他送到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但这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叛逆心理,接下来的无数次逃学打架,让父亲焦头烂额。有一次,他竟然跟好友张古一起翻墙逃学,长达一个月没有回家。

那次,父亲狠狠地教训了林木白一顿。

而张古,也因此被学校开除了。

张古和林木白的情况差不多,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婚了,是林木白父亲公司的股东,因此,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铁杆哥们儿,但那次长时间的逃学,让林木白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张古,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到张古了。

可是,今年六月,张古的母亲突然带着张古来拜访了。

那一次,林木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古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不再穿磨破洞的牛仔裤,不再带耳钉,不再和自己大谈电玩,他带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洁白的衬衫,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老妈身边,好像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好学生。

那一次,张古的母亲自然谈到了张古的改变。

连林父都有些惊讶,他问张母:“张古这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张母听了,神秘地笑道:“这当然在教育,以前我也觉得我家张古可能就这样毁了,不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家好学校!”

林父兴奋地问:“哪家学校!?”

“深海学院!”

那一次的家长会晤,让林父看到了一丝希望。张古的母亲,将深海学院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他听,无论是设施,还是教学质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最令他心动的,是深海学院的口号——您交给我一个孩子,我还给您一份希望。据说,凡是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无论之前多么淘气、不服管教,只要在深海学院里住上半年,性情和脾气都会改变,每一位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都会惊喜不已,感叹之前那些让他们头大的儿子、女儿们的改变。

但深海学院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们只教半年。

当然,即使这半年,学费也是令人咂舌的。

深海孤独

深海孤独

鱼说:“其实我是有翅膀的,只是深海没有阳光,看不见而已。”

深海说:“其实我是有阳光的,只是鱼太漫不经心,错过了而已。”

我是一条鱼,游戈在深海里,带着我透明的翅膀漫游在珊瑚丛中,在我的周围满是寂寞的蓝,那种蓝近乎是黑色。我知道,那是因为深海是没有阳光的。我对自己微笑,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发现自己好想家。

转个方向,我继续游。我要去哪里?突然觉得迷惘,哪里?我,我也不知道啊!于是,我开始惊慌;于是,我开始逃窜……结果,又到了哪里?眼前陌生的风景,紧紧把我掐住。虽然我是鱼,但我仍渴望呼吸。

恐惧占据整个心,我不知所措,任由眼泪泛滥在海里。忽然发现,原来这里也是蓝的。不同的是,这是温暖的蓝。渐渐地,我忘记了害怕;渐渐地,我忘记了哭泣……

后来,才知道,那蓝是因为有了阳光才会变得温暖。也许,命运真得无法逆转。我,还是回到深海。再回这里,我才明白我错了。错的不是回到这里,而是离开这里。我一心一意地寻找着心中的感觉,而忽略了深海忧郁的目光。我伤害了他吗?

背着疑问我闯进他的心。可是,换来的却是失望。我以为我是唯一,没想到,他的心里,有太多和我一样的唯一。奇迹般地,我突然感觉到背后的翅膀展开了。是天意吗,天要我离开他?我小心翼翼地扑打着,慢慢地飞起来。

最后,我回到了那里。可能那里是我前世埋葬幸福的地方吧,虽然我至今不知道它的名字。身后透明的羽毛开始变色,它不是白的,而是――蓝的。好吧,我承认,我早已迷失在深海的孤独里,无法自拔。

只有带着自己飞,我才能逃离自己。

深海学院2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4

几天来,几个人一直在暗中联系,夏森来到深海的三个月,几乎把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试探了一遍,可惜,一直没有出路。这一次,他们决定去老师们的教职楼试一试运气。

当天晚上,四个人准备妥当,趁着朦胧夜色,来到了教职楼的入口。

深海的教职楼也很大,它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了。教职小区里,大概有十几幢楼,在小区的门口,几个人远远望去,灯火通明,一扇一扇的窗户,像一只一只的大眼睛。夏森说,也许,在小区的深处,会有通往外界的道路,现在也只能碰运气了。于是,几个人一直等到人们都睡了,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一路上,夏美不解地问夏森:“哥,深海学院的教职员工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为什么这个教职小区会有这么多幢房子?”

林木白也好奇地说:“是啊,难道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盖了这么多楼?”

夏森歪了歪脑袋,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地方我还从未来过。也许,是老师校长家的亲人也都住在这里,那也不对啊,这么多楼,住上千人都没问题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幢又一幢楼房,转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出口了,连入口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汽车嗡鸣的声音,一辆没有亮着车灯的大巴缓缓驶来,三个人一惊,慌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幢楼里。在楼道中,林木白眼尖,借着迷离月光,他一眼就看到了司机,那竟是张校长!而车窗上,分明斜靠着十几个学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

正在三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木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蓦地响起:“你……是林木白吗?”

林木白扭头一看,虽然楼道昏沉,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但那声音分明就是张古的声音,他不敢相信地问:“你……你是张古!?”

张古一把抓住了林木白的手,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激动地浑身颤抖。夏家兄妹警惕地望着张古,林木白却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弄傻了,如果,张古在这里,那家中的那个张古,又是谁!?三个人正不解的时候,张古一把拉起他们,跑上了楼。

张古带着他们飞快地来到一扇房门前,打开门,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的灯刚刚亮起来,张古就忍不住喝道:“林木白,你怎么也来深海学院了!?”

林木白把张古的脸,来来回回看了个够,说:“你真的是张古!?不对啊,你明明已经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快点告诉我。”

张古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是我家。”

林木白彻底糊涂了,他望了望四周,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确是一个家。而且,看这里凌乱的样子,张古大概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不等他问,张古继续说了起来。

张古告诉林木白,那个回到家的张古,根本就不是他。自从进入深海之后,他就再也没离开过这里。而所有进入深海学院的学生,也和他一样,从来的那天起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以前每一界的毕业生,毕业之后,都被安排住进了这个教职小区,而半年之后,所谓的在深海毕业的那些学生,也都并非本人。林木白和夏森、夏美听傻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吗,如果所有进入深海的学生都没有离开,那离开的是什么人!?

张古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他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也看见那辆车了吧?告诉你们,车里的人是去睡棺材的!”

林木白说:“什么叫睡棺材?”

张古笨嘴拙舌,索性挥手道:“我也说不清楚。走!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到了那,你们一看就明白了。”

潮湿略带泥土的地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轮胎的痕迹。三个人在张古的带领下,跟随着刚刚张校长的车轮胎印记前进。大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眼前出现了森林,茂密而高大的树木,伸着鬼爪一般的树枝,在夜色下,很是骇人。

夏森看了一眼,说:“我认识这里,这是我逃跑时跑进的那片森林啊!”

张古扒拉着树枝,说:“那你一定是没有找到尽头是吧?告诉你,这里就是那片森林的尽头,这里,还藏着整个深海最深邃的秘密。”

脚下实在是太杂乱了,轮胎的印记却在森林的边缘消失了,望着缠绕扎实的树木花草,四个人都傻眼了,车子是怎样开进去的啊!?为什么连一只小花都没有碾过的痕迹。这时,张古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快趴下”,四个人赶紧卧倒在草丛之中。远处,缓缓驶来了那辆大巴,可以看见,车里只剩下了张校长和几个老师,那些学生却不知所踪。花草树木却像活了似的,纷纷向道路两旁散开,为车子让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待到车子驶出森林,那些花木又重新归位,好像根本

深海人鱼

 ; ; ; ; “我是来自深海的人鱼,带着海底深深的忧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寻寻觅觅,寻觅着前世的痴迷。阳光下的偶然相遇,仿佛回到过去,微风吹过你的衣襟,你依然在风中屹立,如同前世,非凡英俊……”

 ; ; ; ; ; ; 听着Even的这首《深海人鱼》我泪如雨下。Even,如果还有来生,我再做你的王子。现在不能,生为女孩子的我不能接受你,对不起!

 ; ; ; ; ; ; 三个月前,Even刚转到我们班,引起不小的轰动。她犹如童话中的公主一般,那样幽雅,那样高贵,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浓浓的贵族气息。说话时,总是微微地低着头,我只能看见她那扇贝般的睫毛和小巧的红唇。

 ; ; ; ; ; ;

深海鱼儿

深海鱼儿

那些我们曾经念念不忘的故事,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被遗忘了----------

题记

我是一只鱼,一只深海里的鱼。海底的鱼儿不同于海面上的鱼儿的是:她们有着庄严的自尊,深深的自卑和对感情的眷恋。

她们拥有深海般的蓝色 蓝蓝的满满的是她们浓浓的忧郁。

我是一条很笨的鱼儿。在我的同族中,我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没有闭月羞花的温柔,更没有冰雪般的聪明伶俐。我只是只普通的鱼儿---

什么都没有的我去拥有深海深深的忧郁,也身爱着深深的蓝,同时迷恋着淡淡的紫,也同时捍卫着自己的感情.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她叫倩,在深海中,她拥有着阳光般的快乐和笑脸,我们形影不离.完全拥有不同性格爱好的我们奇迹般的走在了一起.她阳光般的笑脸甜美的的声音熔化了我心中千年的冰雪.和她在一起,我深深的蓝里,有了快乐的气泡,冒着蓝色光茫的泡泡.

那时的我把她当作生命中唯一的支柱,她支撑着我蓝色生涯中唯一的快乐.我不知道,没有她的日子我会怎么过,我没有她在身边就好象整个海水冻结了般寂静.我----害怕失去她.

在我还沉溺于她的幸福光环中时,她---走了.因种各原因,然后她离开了.可我想念她曾和我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是纯真的.我又回到了,当初的自己,可明明中可以感觉到少了她的孤单,海似乎比以前更蓝了,可蓝的并不纯.

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我过的混混沌沌,我不知每天该干什么,习惯了和她一同共进午餐,习惯了和她狂呼在每一个角落,习惯了......在一下子没有了她的日子,我用想她去填充没有她在身边的空白,用想她来打发没有她在身边的无聊岁月.

我曾去找过她,我们依旧谈笑风生,可在我们的对话中没有了以前的活力,内容是空白的,看着她身边的我笑了,黄昏时我找到了她,快乐的游到她身边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一起去玩,好吗?她惊讶的表情告诉我她一直不记得我的生日.常说,要在乎一个人,首先要记住她的名字,其次就是要记得她的生日.我的心再一次沉没.....

约好了时间,说好了地点.默默的等待,是她在半小时之后挽着他的手,充满快乐的气息走到我身边.我没有介意,因为在她心中,我是一个可以容忍自己爱的人把爱分给别人的人.

在我们的游戏中,她一直围着他转,代替了我原来的位置,是主角的我被抛在了地球的另一端,那里没有人陪伴......

回来后,我终于忍不住心中沉默已久的悲伤,我哭了,哭的海浪一个接一个的鞭打着我们曾经坐过的磐石,我的心彻底碎了,傻傻的我这时才知道,原来我们在也回不到过去了,原来我不是归人,而她也只是个过客......

逐渐的我也不在去找她,不在想她,却迷恋上了淡淡的紫,曾听婆婆说紫色是思念的象征,难道我是因为思念她而爱上了紫色的吗?我不知道,可我的泪珠分明滑过了脸颊......

紧以此文献给我的倩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内容查询